第20章四十文

    姚珍虽然被向云川护着,但是还是被愤怒的人群掐了好几把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狼狈不堪的逃回家,姚珍都没有忘记苏晓婉回头看她的那个眼神。

    那女人,原来全程都在演戏。

    她和从前的苏晓婉判若两人。从前的苏晓婉胆小怯懦,今天的事情要是发生在她身上,她根本就不会争辩一句,只会羞红脸,落荒而逃,然后找个没人的角落偷偷抹眼泪。

    那个从前胆小如鼠的苏晓婉,何时变成了如此伶牙俐齿的女人。还让她和向云川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姚珍脑袋都是蒙的,明明都已经算计好了的,却没想到事情发展过程完全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向云川见姚珍面带泪痕,双眼发直,不由的担心,“珍珍?珍珍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姚珍这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对,苏晓婉那个蠢丫头回头还有机会收拾,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拢住向云川的心。

    姚珍一脸娇弱心痛的看着向云川,“相公,今天的事情,都是我不好,连累了你。可是我只是觉得她过的太辛苦,我真的不是要故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向云川将姚珍揽在怀里,“我都知道。你是好心想要帮她,是她不知好歹,还故意诬赖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心如蛇蝎的人,你以后就少和她接触吧。免得以后她又生出事端来害你。”

    向云川和苏晓婉虽然定过亲,却没有接触过。要不是苏晓婉病了之后去纠缠他,他们两个人可能到现在都没见过面。

    可是姚珍就不同了,他们已经成亲两年多了。姚珍对自己的情义向云川心知肚明,而且孝顺公婆,自己的爹娘对她也很满意。

    这么善良的妻子,向云川是绝对不会相信她今天是有意要污人名节。自家娘子只不过是因为太过善良,替别人考虑反倒被人算计了而已。

    姚珍见向云川丝毫没有怀疑她的意思,反倒对苏晓婉的厌恶更加明显了,心里松了口气,同时,又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哼!你苏晓婉赢了今天这一局又如何?

    我相公是北息镇最年轻的举人,以后前途无量。可是你苏晓婉,长得再漂亮,会的东西再多,也只能嫁给个庄稼汉。

    那个容昊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,还不是个懒汉?什么都不会,又没有功名在身,一辈子都只能呆在安宁村那个小地方。

    从长远看,还是她赢了。

    姚珍靠在向云川怀里,“相公,你说的我都记下了。只是,我和晓婉毕竟是从小长大的朋友,我是可怜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惦记着当年的情分可怜她,可是她在那么多人面前算计你的时候,何曾想过你们当年的情分,何曾体谅过你?这样的人,早晚都是要害别人的,咱们自然要离远些。”

    姚珍娇弱的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却说,出了这样的事情,姚珍并没有受到影响。可是那边的苏晓婉,却有点不顺。

    苏晓婉牵着小晗进了药店,将手里的药篮子放在柜台上,“这位小哥,我这里有些药材,想看看你们这里需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柜台上的伙计刚要接过篮子检查,掌柜的却抢先一步将篮子推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就没有检验的必要了。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北息镇有哪个妇人认得药材的,你不要拿着野草来糊弄我们。你也看见了,我们这里很忙,实在是没有时间同你纠缠。你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这药方当然不是不收外面来的药材,不过是掌柜的随便找了个借口想要打发苏晓婉而已。

    刚才那么多人在门口争吵,这位周掌柜早就看到了。那些个庄户人家什么都不懂,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当然可以随便和向云川发生争执。可是他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还要在这地方开铺子呢。他要是收了这女人的药材,回头传出去让向家人知道了多不好。

    况且向云川可是个举人,卖给他个面子,可比给这个乡下妇人面子来的划算。

    苏晓婉冷笑一声,“我还以为这大夫都识字,怎么说也是知书识礼,却没想到你这郎中却如此迂腐。罢了罢了,我这药材给了你,也是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婉说话就要走,周掌柜却不乐意了,“站住!你说谁迂腐!”

    “是人都长脑子,是人都能读书识字,那自然也是人就能认得草药。就因为你没听说过,就觉得北息镇没有妇人认识草药。世界之大,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。难道只要是你不知道的就是不存在么?”

    “再说,就算以前真的没有人认识,难道现在就不能有人学着认?人活一世,难道今天永远和昨天一样,一点进步都没有么?你能说出那样的话,不是迂腐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周掌柜一甩袖子,“哼!不过是个呈口舌之利的妇人罢了,我今天就是不收你的药材,你待如何!”

    苏晓婉浅笑,“我已经说过了,我这药材给了你也是糟蹋。你以为我会求着你收下么?”

    说罢转头出门。

    刚走出不远,就有一个小伙计从后面追上来,“这位娘子,你且等等。我是城西济世堂的活计,你要卖药材,不如跟我去见见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苏晓婉当然愿意了,“好啊。不过,你不用先看一下我的药材么?你就不怕我拎着一篮子野草?”

    小伙计笑了笑,十分有礼貌的样子,“不怕,娘子思绪清晰,说出来的话也很有道理,不会是那种骗人的人。这边请吧。”

    苏晓婉瞧着那小伙计的背影,心想,这济世堂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,一个小伙计居然能有这样的见识,掌柜肯定也是有本事的人。

    北息镇不算小,从镇东走到镇西花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这济世堂面积不大。和那边的百草堂比的话,还不到人家的一半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见一个白发老头站在柜台后面,老头正好抬头看到苏晓婉。

    小伙计适时开口,“师父,这位娘子说有药材想卖,您给估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老头捋了捋胡子,“来吧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晓婉掀开篮子上的布,老头眼睛就是一亮,“嗯,这些草药保存的都很好,这位娘子是精通药理么。”

    苏晓婉摇头,“精通实在谈不上,只是认得一点简单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大夫点点头,“这些我都要了,给你四十文如何?”

    四十文!
    还在找"锦绣田园:农门媳妇很嚣张"免费小说?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易看小说" 看小说很简单!
    (www.yikanxiaoshuo.com = 易看小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