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杀人啦

    “你们不准再打我娘!等我爹爹回来,肯定会找你们算账的!呜呜呜……你们都是大坏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道尖锐的叫声响起,紧接着就是恶毒的咒骂,“小杂种,你居然敢咬人!你爹回来又怎样!我今天就算是打死你,你那个废物爹也不敢把我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,苏晓婉被惊醒。

    头痛欲裂,眼前有模糊的人影晃动,却看不清楚是谁。

    可是,她怎么会听到有大人和小孩争吵的声音呢?她现在不是应该坐着老师的车,在去参观试验田的路上么?

    车里没有小孩子,大学实验田也不应该有小孩子啊。

    视线逐渐清晰起来,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,苏晓婉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破烂不堪的房间里,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倒在地上,三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正围着他拳打脚踢,其中一个还拎着一根竹条,对着小孩使劲抽。

    “小杂种,短命鬼!叫你咬人!还敢用你那个废物爹吓唬我们!你们一家都是废物,都该去死!小杂种!”

    小孩被打的缩成一团,浑身疼的抽搐,放声大哭,“哇!好疼啊!娘亲救命啊!”

    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人听得心肝发颤,可是那三个大人的女孩子不但充耳不闻,下手反倒更重了。

    小孩白嫩嫩的手臂被刮出了血痕,布满泪痕的脸上被竹条扫到,很快肿起一条青紫色的伤痕。

    苏晓婉只感觉怒火直冲大脑,整个人瞬间被点燃了。盯着眼前三个毫无人性的女孩子,她第一次有了想杀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苏晓婉大吼一声,强忍着满身的疼痛爬起来,不管不住的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头晕没力气,脚下也不稳。

    但是那三个女孩显然没想到她还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苏晓婉突如其来的反扑让她们毫无防备,其中两个人瞬间被撞倒,另一个因为太紧张被绊了一下,也跟着摔倒,三个人缠成一团。

    来不及和那三个人渣纠缠,苏晓婉急忙扶起那个哭的声嘶力竭的孩子,看着他手臂上还在流血的伤口,她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一把钝刀割过一般,生疼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终于醒了。呜呜呜……小晗好疼啊。”

    娘亲?

    什么鬼!

    这称呼让苏晓婉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她虽然已经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,但目前还是大三学生,男朋友都没有,哪来这么大的娃!

    可是,眼前还没时间纠结这些。

    那三个恶女已经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疯婆子,你居然敢打我!你是不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苏彤指着苏晓婉,“别以为你嫁人了我就拿你没办法!等我回家告诉奶奶和我娘,叫他们打死你这个丧门星!”

    苏晓婉将小孩护在身后,顺手从身边摸过了一根手腕粗的棍子,抬眼看着眼前的三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打死我?来试试啊!”

    苏晓婉脸色冰冷,目光骇人。

    对面的三个人齐齐一愣。

    眼前的苏晓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之前那个疯疯傻傻的女人,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吓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苏晓婉这时候清醒了很多,终于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关于眼前这三个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不得不感叹一句,这个原主还真是身世凄凉。

    因为父母早逝,丰厚的家产被亲戚霸占。苏晓婉和妹妹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,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计,受不完的冷眼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要说亲的年纪。相貌出众的苏晓婉本来能说一门不错的亲事。苏家人却收了十两银子,把她定给了镇上向家病重的儿子向云川。说白了,就是去冲喜的。

    可亲事刚刚定下没多久,向云川居然奇迹般的康复了。仅仅一个月的时间,就从命悬一线变得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这下,苏晓婉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。

    毕竟,向家在镇上有两间铺子,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是生活水平还是高出了普通村民一大截。

    向家父母知书识礼,向云川长得又好,和这种小地方的土老巴子一比,那简直是天上地下区别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没有生病之前向云川可是县城里好多女孩子的春闺梦里人呢。现在却被苏晓婉捡了个便宜,这让好多人嫉妒的发狂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天有不测风云,眼看就要成亲了,苏晓婉却在挖野菜的时候失足从山上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昏迷三天,醒来之后就变得有些疯疯傻傻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时候向云川中了举人,成为了北息镇本朝以来最年轻的举人。

    这下所有人都觉得这门亲事不搭调了。向云川前途无量,将来可是要做官老爷的,官老爷怎么能娶个傻婆子做夫人呢。

    向家毫不犹豫的退亲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向云川就和苏晓婉最好的朋友姚珍成了亲。

    苏家人气不过,去向家闹了几次。说是为了去苏晓婉打抱不平,实际上只是为了讹钱。

    最终,向家人找了官差,一通吓唬,苏家人就再不敢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敢去了,可疯疯傻傻的苏晓婉却认定了向云川是她相公。好多次不知怎么就一个人跑去了镇上,在向家门口转悠。只要见到向云川就抓着人家袖子问人家为什么不要她。

    县城里的好多小孩子冲着她丢石子,苏晓婉被打的头破血流,后来也不敢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下,苏晓婉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。没吃没喝,还要住柴房。苏家人更是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,把病重的她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肯定是要一命呜呼了,却没想到她被现在的相公容昊捡了回去,保住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苏家人知道了,又冲去容昊家里讹了二两银子和十斤粗面,然后就把苏晓婉丢给容昊当媳妇了。

    成亲两年多以来,苏晓婉其实有过一次清醒的经历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清醒过来,告诉别人她不是自己失足从山上滚下去,而是她的好闺蜜姚珍把她推下去的,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。

    邻居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她。

    “苏晓婉,你可真不要脸。你当时摔下上山去,姚珍不仅带着你家人把你找回来的,还在你身边守了好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的摔傻了,就不要假装清醒。你去镇上纠缠向公子,姚珍不但没有怪你而且还帮你说话。你被镇上的孩子用石头打破了头,还姚珍送你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忘恩负义心肠歹毒,怪不得摔成傻子!老天有眼才没有让你嫁给向公子。”

    苏晓婉被骂急了,忽然发起疯来,对人又打又咬。邻居们越发讨厌她。

    容昊没有办法,只好把家搬到了半山腰上。一里之内,没有其他人家。

    可是,你不招惹别人,不代表别人不招惹你。

    容昊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门,这时候总会有人好事之徒找上门来,打着为姚珍讨公道的名义怒斥苏晓婉忘恩负义。其中最大的好事之徒就是眼前这三个女孩子。
    还在找"锦绣田园:农门媳妇很嚣张"免费小说?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易看小说" 看小说很简单!
    (www.yikanxiaoshuo.com = 易看小说)